人间有味是火锅
发稿单位:钱钰磊      日期:2016-01-12     点击:

朋友圈里有人发了这么一句话:“冬天到了,又到了吃火锅的季节了”,我和朋友看了之后不屑于顾,火锅这东西,想吃就吃,还分什么季节。还有帖子问“吃火锅你必点的是哪三样菜”,我们又不高兴了,三样哪里够?毛肚、鸭肠、黄喉、鱿鱼……还有好多。朋友说:“我的梦想就是随时都在吃火锅”。

我并非在重庆本土长大。当年负笈求学来到重庆,在朝天门码头一下船,就看见面前立着一段高高的台阶,像是这座城市给初来乍到者的一个“下马威”。而夜幕降临,每当穿梭在街头小巷时,那一锅锅翻滚的麻辣,却又像是她伸出的橄榄枝,吸引着你的眼球和味蕾。

价格清楚明朗,点菜只管荤素,是重庆人直爽的性格。解放碑八一路老爷爷吃火锅的雕塑,真是惟妙惟肖。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大爷,穿着简单的白色背心,露着肚腩,摇着蒲扇,伴着两瓶山城啤酒,一个人在酷暑里吃火锅也自得其乐。那时候江北、渝北还排不上号,解放碑和朝天门是最热闹的地方。你看,黄涛拍岸的是长江,碧水荡漾的是嘉陵江。两条江水漩涡滚滚,清浊分明,在这座城市热闹汇聚,融为一体,然后穿三峡、通江汉,一泻千里,浩浩荡荡。朝天门不分昼夜,吞吐着这座城市无穷涌动的野心和欲望,这交汇的江水也像极了鸳鸯火锅。然而,重庆本地人是不吃鸳鸯火锅的,他们喜欢的是牛油味厚重的老火锅。

来到一座城市,并不难,难的还是品味江湖里的饭、酒和风骨。而这火锅,就像电影《生活秀》里陶虹扮演的女主角,麻辣、丰腴、温暖和撩人。此时不得不佩服霍建起导演的功力,把池莉小说中的地点武汉搬到了重庆,这更符合剧中人物性格。爬坡上坎之后,更显重庆人特色,女人多是媚眼如丝,男人多是粗狂不羁。江边的露天坝子上,或者是夏日凉风习习的防空洞里,一群江湖儿女饮酒作乐,推杯换盏。划拳之前,双方的手要手尖相触互相拍一下,就像是高手过招前的一个礼节。“好兄弟、四季财、六六顺、酒端倒”……抑扬顿挫,击掌行歌。放眼望去,这不就是一个江湖么:血色十里乱桃花,为你仗剑走天涯。

重庆人的确差点雅兴,要是能在花园里吃着火锅,两全其美,岂不是更惬意。可是重庆人说不,他们就爱那些偏僻的、简陋的小店,店主深藏功名,调的味道却又惊为天人。曾经红极一时的赵二已然败落,来自枇杷山的晓宇异军突起;小天鹅、德庄、秦妈是招待外地客人的地方,近几年新兴的大虎、渝宗、矿火锅才是人们舌间的归宿。兴许重庆人就喜欢在这样喧闹闷热的场合里,靠着说着大声地话、流着大颗的汗去发泄心中苦闷。

长时间热气腾腾的场面,适合掏心掏肺,适合互相诊断,没有虚假,没有炫耀。当啤酒白酒落入杯中、喝进肚中,每个人都能以有限的经验,通透且游刃有余地拆解人生。前半场等着火烧开,可以迅速烫毛肚,一口一个脆,意气风发,满面红光,带着许久不见的激动;后半场火逐渐关小,味碟里的油开始凝结,捞几根口感绵长的豆芽,开始跟自己斗狠,跟对方倾诉衷肠,歇斯底里,最终抱头痛哭。

人生急匆匆,偶尔退一步在火锅的温度里寻求海阔天空。生命中的凄苦风雨和摇摆飘零都在这锅里溶化、煮开、绽放。在这翻滚沸腾的红汤里,我们吃自己也吃对方。生命纠缠在一起,唇齿相交,相濡以沫,生活的酸甜苦辣被锅里的汤和锅外的酒重新加热。

又麻又辣,从热到冷,亦是人生。

(作者单位:集团办公室)

 
  • 下属企业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其他链接
版权所有: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 | 您是第位访客
公司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望江东路46号安徽省投资大厦  公司传真:0551-63677066  联系电话:0551-62779067
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151号 | 皖ICP备09024957号